• 2010-12-27

    面包干

    一个发过头,组织粗糙的完败的土司,索性切薄片放进烤箱低温烘干,结果吃起来又香又脆,远胜苏打饼干,废物变宝。统共也没有几片,吃完十分不过瘾,烤了大条的面包专门来做面包干吃。试验了两个不同的版本,食谱和一般的土司配方略有点差别。

    大致的心得有这么几条:首先,口味上来说咸口的好些,奶味儿也不用,好吃是在于面包二次烤到略略发黄的一股子焦香。每个人口味不一样,这一条大概比较个人。二来,油要比普通的土司多放一点,面包干别的都好,吃多了有点扎嘴,油少了发硬,油脂加到20%面包干会比较酥脆,能稍稍改善扎嘴的情形。再多还没试过,兴许更好。再有,做土司通常最讲究的和面和发酵的好坏没什么影响,再绵细的组织烤成面包干也白瞎了,简单点一次发酵就可以,体积尽量发得大些,吃起来更松脆。

    高粉  500g
    海盐    9g
    糖     30g
    水    300g
    速溶酵母    8g
    黄油  100g

    除了黄油以外的其他材料先和成团,因为不讲究发酵的控制,天冷用了30度的温水节省时间。出膜之后加黄油揉到扩展就行。加油之前的面团是很干的,油多,全吃进去之后面团很软。和完面直接分割滚圆,稍松弛一会儿。我分成2份,最后做出来的是两个状硕的大条,60L烤箱差不多就这点量吧。松弛完了搓成长条——图片上的这一批是先擀成片,再卷起成条的,对比的结果是吃起来没啥区别,直接搓长也一样——排在烤盘上,或者用U形槽面包模。发到尽量大,175度烤25分钟。长条面包出炉冷却后切成约7mm厚的薄片,二次烤干的过程会比切成普通土司片厚度的快许多。面包片排在烤盘上,140度烤大约15-20分钟,基本上,看上去黄黄的上色了就已经完全干脆了。

  • 2010-04-04

    椰蓉辫子面包

    苏慢慢贴的这个椰蓉辫子面包,看到就想起我爹了。老爸喜欢甜的软包,保留品种豆沙包之外,我也在琢磨着丰富下产品线。 

    食谱保持原样,考虑到鲜酵母里有水分,减了一点点液体:
    高粉   500g
    鲜酵母  22g
    水     280g
    蛋      57g
    奶粉    20g
    糖粉    58g
    盐     7.5g
    黄油    54g

    面团手感中等偏软,搅拌到薄膜程度。一次发酵以后,一半面团拿来做了8个豆沙包。另一半面团分四份,滚圆松弛片刻之后,擀成长方片,三分之二面积抹上椰蓉馅,三折把馅料包在里面,再竖切两刀编成辫子。半份面团仍然做成四条辫子,尺寸就比慢慢的小了一半,用180度烤15分钟。这个甜包底,感觉比通常的略少些蛋奶,而油稍重,组织很软乎。

    内馅有小改动,椰奶粉手上没有:
    黄油    25g
    糖粉    50g
    椰蓉    75g
    蛋液    60g

    黄油先放微波炉融化,其他材料称进碗里一并搅匀就行。馅料的稀稠大致是勉强可以用勺子背在面片上抹开的程度。

  • 2010-03-27

    猪头面包

    中间夹培根和奶酪的台式软餐包。苏慢给我看一本书上的猪头整形步骤都好久了,事实上她分享过的许多食谱,我起初幻想着动手做出来,最后都荒废了,但这个猪头造型久久惦记在心里,怎么都非得做一做不可。有一个调查说,80%的年轻女性,称呼老公/男友为猪或者猪头,我看挺靠谱啊。

    高粉   375g
    全蛋    80g
    水     145g
    鲜酵母  20g
    糖      20g
    海盐     6g
    黄油    25g

    培根8片       切小片
    切达奶酪    80g   切丁

    60%的水量,面团很好塑形,想着要捏造型,太软了怕扁塌。面团分割8份,每份包入大约一片培根和10g奶酪的馅。包的时候感觉还挺皮薄馅多的,烤完了吃起来只觉得不够,考虑再加量50%。面包里的馅就像口袋里的钱,永远都不嫌多。进炉前刷蛋液,190度烤15分钟。

    整形的方法爱和自由那里有详细步骤,苏慢用的是一个质地扎实些的食谱。筷子戳鼻孔时尽量插到底,否则二次发酵完一烤就不明显了,当作眼睛的绿豆也尽量按进面团里,烤完了容易掉。味道很好,培根和奶酪不会不好吃的。

    顺便说,图片上黄颜色的那杯是芒果酸奶,美味极了很值得推荐:芒果一个挖出净肉(大约120-150克),和差不多等份的酸奶一起打匀就行。

  • 酵母说明书里附带的食谱:

    ...

  • 2009-09-09

    诡异的甜土司

    昨天晚上做的甜土司,揉完了面就出门去了,面团搁在那里发酵了2个多小时。等到拿定主意,决定还是硬烤出来看看时,它已经发满了KA容积约5升的搅拌缸,就差没满出来了。整个面团象个粗糙的大蜂窝,闻起来有酒味,轻轻拍一拍缸子,倏忽就塌陷下去了。总而言之,一副不可救药的样子。

    ...